当前位置:候机楼母婴庆余年陈萍萍的生平故事介绍 庆余年陈萍萍人物解读
庆余年陈萍萍的生平故事介绍 庆余年陈萍萍人物解读
2022-08-11

庆余年中陈萍萍可谓是一个灵魂人物,是一个温柔的长辈,也是监察院的院长,叶轻眉是他心中唯一的那道光,他的余生都只是想为她报仇。下面八宝网小编带来:庆余年陈萍萍的生平故事介绍 庆余年陈萍萍人物解读。陈萍萍的生平故事

1、陈萍萍是一个太监,但很少有人知道这点。

他尚年少时是宫中常守太监,有武功修为,却不受重视。宫中派他去势力薄弱的诚王府做眼线,他与同龄的诚王世子相识相契,于是将自己身份和盘托出,反成为了他忠实的属下。

当时的诚王府,世子、陈萍萍、世子乳母之子范建,加上一个更年幼的靖王,因远离权力争斗的漩涡,终日嬉戏玩耍,是京都最自在的少年郎。直到他们在澹州遇到了叶轻眉。

这个全书的灵魂主角,开了挂的初代穿越者,用她飞扬的性格、悲悯的情怀、继承自现代社会的科学知识和民主理念,征服了这几位贵胄之子,成了所有人心中的白月光。同时她也被诚王世子,也就是后来的庆帝吸引,认定他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,即全方位改造这个世界,使科技进步、制度更新、天下大同而人人自由。

为此她用最大的外挂——重型狙击枪, 于先皇驾崩之际狙杀了另外两个有继承权的亲王,在陈萍萍利用自己宫中影响力的配合下,强行扶诚王登上了皇位。庆帝于是成了太子。

大概正是从此时起,陈萍萍开始黏上胡子,向外界隐藏自己的阉人身份。庆帝器重他,而叶轻眉视他为挚友,他则报之以无保留的忠诚。几个被血与火磨砺过了的少年人, 在叶轻眉的指导下尝试改变这个世界。他们建立了全国最大的商号,轻工业技术加持的内库,以及独立于官员系统之外的监察院,使庆国国力终于可以和当时最为强大、统治延续千年的北魏相抗衡。

然而庆国对北魏的第一次北伐依然以惨败告终。尚是太子的庆帝率军亲征,在与北魏一代名将战清风的对垒中连战连败,自己又身受重伤,眼看将死于北方前线,是陈萍萍挺身而出,率领监察院最精锐的黑骑狂飙突进,抢回庆帝。他同时又运筹帷幄,指挥监察院在北魏上京的暗探散播谣言、 离间君臣,令战清风失去皇室信任,这才使败军得以返回庆国。回国途中,绝境重重,陈萍萍喝马尿、嚼草根,将所有口粮留给庆帝,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保住了他的性命。

庆帝登基后,很快决定第二次北伐。战前陈萍萍得知北魏情报系统的头目肖恩正远离上京参加儿子婚礼,又当机立断率孤军直入敌国腹地,奔袭千里生擒肖恩。北魏谍网受此重创,一时分崩离析,庆帝随后的亲征遂势如破竹,连战连捷。但正是在这次行动中,陈萍萍双腿被废,腰以下失去知觉,从此只能以轮椅代步。

2、陈萍萍还是监察院院长,黑暗中的王者。

小说的时间线开始时,叶轻眉已死,而陈萍萍正在老去。作者不惜笔墨描述他的衰老,他的单薄,他残疾躯体的孱弱,但同时又极力渲染着他的可怕,他的毒辣,他不可一世的威权。

监察院是叶轻眉一手设立的监督机构,本意用来制衡皇权,却被庆帝用作了直属天子的国家情报机关。在陈萍萍的打造下,监察院身兼东厂与锦衣卫、中统与军统、国安局与中纪委的职权,监察百官、搜集战报、用谍使间、刑讯暗杀、研制武器,甚至还有独立的武装力量。这样一个恐怖的特务机构,在庆国的地位超凡脱俗,为文官所忌,为百姓所惧,同时却也为敌国所恨。

陈萍萍绝世的运筹能力为庆国的北伐西征铺平了道路,庆帝先后平定了西胡、灭亡了北魏,兵锋所指,四夷宾服,使庆国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强国。

对外如此,对内也是如此。叶轻眉死于外戚的阴谋后,庆帝和陈萍萍为了给她复仇,隐忍数年,精心谋划,最终监察院的力量倾巢出动,制造了京都流血夜,将皇后家族屠戮殆尽,城中王公贵族也死伤无算,血流漂橹。

自此后监察院牢牢树立起了在官员中的威望,陈萍萍也成了除庆帝之外最受敬畏的第二号人物。在庆国的官场上流传着一个说法:“世上没有监察院查不出来的东西,哪怕是你藏在夜壶里的银子。”监察院的触角伸到了庆国自上至下的每个角落,似乎一切黑暗中的潜行都逃陈萍萍的双目。

庆帝对他的宠幸无以复加,他可以不参加朝会,不居住在京都,随时入宫觐见,他对庆帝的忠诚也毋庸置疑,无论是构陷官员、试探皇子、罗织阴谋,他都一切以庆帝的意志为基准。直到范闲的出现。

范闲是第二个穿越者,皇帝的私生子,自小寄养在范建家中,以范家长子的身份长大。为他的安全,为他的成长,为他能够继承监察院并赢得庆帝的信任,陈萍萍苦心孤诣,无微不至——只因他同时还是叶轻眉的儿子。

3、陈萍萍也是一个温柔的长辈,是第一等至情至性之人。

范闲对陈萍萍的印象,几乎与上面的描述无关,从他视角代入的读者,也很难把他和那些阴暗的形容词联系起来。他就像是邓布利多和斯内普的混合体,强大得无所不能,总能在关键时刻力挽危局,动机却来自于若干年前那一抹永恒的白月光。

好在他对范闲的爱不用像斯内普一样别扭。他毫无保留,从一开始就打算将监察院全部赠给范闲,甚至准备恢复他皇子的身份,力保他继承皇位。范闲对他的亲近也与生俱来,哪怕有两次陈萍萍险些将他置于死地,他稍加动摇后也都选择了信任。

一次是范闲返京途中郊外遇刺,事后查明是军方一号人物秦业的安排,但陈萍萍故意纵容了他的行动,也未对范闲提前示警。

另一次则是全书的最高潮,庆帝于大东山合战三宗师,范闲携圣旨回京弹压局势。陈萍萍明明有余力干预,却以中毒为借口远避陈园,令京中局势乱作一团,范闲几乎为起兵反叛的太子和长公主所杀。

两次事件后,范闲终于发现了陈萍萍的真实用意,也揭开了庆帝隐藏最深的秘密——太平别院血案,叶轻眉之死,竟是他一手策划!

叶轻眉人如其名,看轻天下须眉,欲以一己之力推动世界革新,庆帝爱她敬她,却也惧她忌她。他承叶轻眉襄助登上皇位,开万世未有之基业,大权在握后反将她视为最大威胁,竟趁她为自己诞下一子、身体正虚弱时,调开陈萍萍与范建,联合秦老将军和皇后家族将她斩杀于太平别院。

陈萍萍慢慢查清当年血案真相后,就开始了苦心隐忍,精心布局。庆帝冷血无情,多疑寡恩,对自己的亲妹妹长公主和几位成年皇子都充满猜忌,挑动他们相斗,又多次设局试探属下忠诚。陈萍萍表面循他旨意,居中策划,实际却总多做一分,将事情往绝处再推一步。

天下有狗,而萍萍逐之。最终,长公主、太子、二皇子、大皇子、军方的秦家、宫中的后嫔,都一步步站到了庆帝的对立面。他将这些人杀光屠尽,却真正成了孤家寡人。

但庆帝的强大依然无可动摇。他同样隐藏多年的还有自己大宗师的身份。按书中设定,大宗师类似于核武器,修为通天,非人力能匹敌。同时站在了武道巅峰和权力顶点的庆帝,强横地粉碎了一次次阴谋反叛,也终于开始怀疑起了陈萍萍真正的动机。

陈萍萍结局

陈萍萍之死是全书最浓墨重彩的篇章。作者将气氛渲染得极好,电影镜头式的分镜让画面完全跃然眼前。

秋风秋雨愁煞人,笑看英雄不等闲。在众位同僚或骇异或鄙夷的注视下,在庸碌民众群情激奋的喊杀声中,承受着千刀万剐之痛的陈萍萍,没有惨嚎,没有悲鸣,没有求饶,只是一味地沉默,从容地赴死。

范闲最终还是来了,奔掠千里,不眠不休,终于杀入京都,却只赶得上将已经血肉模糊的陈萍萍抱在怀中,对这个一生中不知受了多少苦楚的老人道一句“我回来晚了”。

他最后一句话是问范闲,叶轻眉郑重留给他的箱子是什么,范闲答:“是枪。”

陈萍萍经典台词

我只是诚王府里的太监,她却从来不因为我的身体残缺而有丝毫不屑于我,她以诚待我,以友人待我……这是老奴这一生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待遇,在她之前没有,在她之后也没有。

你为什么要杀她?

她死的悲哀,想必也死的疑惑,我守了这几十年,就是想替她来问问陛下你。

我希望庆国的人民都能成为不羁之民。受到他人虐待时有不屈服之心,受到灾恶侵袭时有不受挫折之心;若有不正之事时,不恐惧修正之心;不向豺虎献媚……我希望庆国的国民,每一位都能成为王;都能成为统治被称为“自己”这块领土的,独一无二的王。

这大概是陈萍萍此生最后的疑问,所以在最后的时刻他问了出来。听到了范闲地回答,老人的眼眸微微放光,似乎没有想到是这个答案,有些意外,又有些解脱,喉咙里嗬嗬作响,急促地喘息着,脸上浮现出一丝冷酷与傲然的神情说道:“这……玩意儿……我……也有。”

以上就是庆余年陈萍萍的生平故事介绍 庆余年陈萍萍人物解读。更多内容请继续关注小编。